若曦说

若曦说,八爷只是她的初恋,四爷却是她一生的挚爱。人生一梦,白云苍狗。错错对对,恩恩怨怨,终不过日月无声、水过无痕。所难弃者,一点痴念而已!

我说,若曦不是不爱八爷,而是八爷不懂得珍惜,不是八爷不懂得珍惜若曦,而是在八爷看来当皇位与爱情同在时,皇位大过了爱情。若曦不是移情别恋,只是迫不得已。

幸福的时光总是短暂的,我们都迷离了,若曦也是。若曦的憔悴,若曦的爱,疼到我心。

在四爷描淡写地说出“想要”二字时,他已握住了开启若曦心门的钥匙。当他扔掉伞陪着若曦在雨中挨着、受着、痛着时,我想若曦已彻底向他打开了心门。当看到他护住若曦,用自己的背朝向箭时,我想若曦已此生不可能再忘。之后是是非非,不过是越陷越深而已。由爱生嗔,由爱生恨,由爱生痴,由爱生念。从别后,我想从此若曦心中没有皇帝,没有四阿哥,只有拿去她魂魄的胤一人!

相思相望不相亲,薄情总是多情累,她们终究还是错过,终究还是离别。在生命的尽头,尽管若曦一直惦念着她的四爷,一直期盼着他能来看她,但阴错阳差最终让她那份充满深情的信笺,没有让四爷看到。嗔恨痴念,皆化为寸寸相思。在看到若曦说不知你此时,可还怨我恨我?恼我怒我?我的泪控制不住流了下来,若曦心里没有一点埋怨四爷恨四爷,有的就是深爱。

胤得知若曦身逝后,他匆匆来到十四王府时,抚摩装着她骨灰的瓷罐,只觉得心底的那滴泪一点点的漾开,他知道从此以后,心不再完整,空虚一片了。看到她生平练的字,笔笔相思,字字情义,看到她爱若珍宝呵护的白羽箭,那颗原本以为不能再痛的心,又是一下彻骨刺痛。此时正是十年生死两茫茫,不思量,自难忘。可连最后一面,他都没有见到,只得面对着千里江山,无限恨意,从此天上人间,独自叹息,唯有无处话凄凉。

去天堂的路,步步惊心,陪伴你的是,三寸日光!‘停在这里不敢走下去,让悲伤无法上演,下一页你亲手写上的离别,由不得我拒绝,这条路我们走得太匆忙,拥抱着并不真实的欲望,来不及等不及回头欣赏,木兰香遮不住伤、、、、、、那天堂,是我爱过你的地方。

紫禁城虽禁锢住人的身体,但是因为有四爷在这,若曦不舍离去。赏美景,品美食,名山大川,独自欣赏是壮怀激烈陶冶情操,但若有选择,我更愿与爱的人一起游览,虽少了澎湃,却多了甜蜜。

是不是人生总会遇见四个人:一个是知己;一个是最爱你的人;一个是你最爱的人;最后一个是与自己共度一生的人。你最爱的,往往没有选择你;最爱你的,往往不是你最爱的;而相伴终生的人,或许不是你最爱,甚至不是最爱你的人。她,只是在最适合的时间出现。情难自已,遮不住,藏不住,更不能自欺欺人。她爱你时,是真心爱你,没办法伪装成不爱你;同样,若她不爱,我想就是真不爱了,做不到假装爱你。真爱一个人,应该没有缘由。无论何时何地何事何由,你都不会放开她的手。

若曦因有了四爷,那里便成了她的天堂。可我的天堂了,苍茫大地,我只是一个过客,不是归人。心不再完整,谁会心疼我累到极致的脆弱。幸福逝去的指尖,才懂得宿命的遥远,为了那永远都借不到的三寸日光。从此后,等待,也许是我孤单的一种诅咒。等待,也许是我今生的永恒。